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鏡花先生 | 18/01/11, 11:11 PM | 動畫 | (243 Reads)

這套動畫改編自由櫻庭一樹所寫的同名輕小說。櫻庭一樹這位作家最特別的地方,在於她是首位真正以撰寫ACG系作品起家(gal game劇本和輕小說),並能夠得到直木賞的作家,而非像幾位曾得到這個獎項的輕小說作家般只是稍微汲足個ACG這個界別。只不過,雖說櫻庭一樹是以ACG作品起家,但她所寫的小說中獲得較高的評價都是些題材和寫作方式較編向一般小說的作品。不幸地,這次改編成動畫的小說《GOSICK》,是她多部作品中普遍評價較差的一部,至少是遠遠不及其得獎作《赤朽葉家的傳說》和《我的男人》,或是她的成名作《糖果子彈》。所以即使她是為得到直木賞的作家,上述三部作品個人的評價都很不錯,這次「GOSICK」動畫版個人還是不敢抱太大期望就是了。

而正因為原本對這部作品的期望就不大,所以動畫首兩集的質素也沒有令我有太大失望。很遺憾,這兩集的表現個人覺得實在是未如理想。作為一套以偵探為主要元素的作品,當中的推理劇自然是作品的重點。但動畫兩集以來所表現出來的維多利加的推理,個人只能以「自說自話」四字來形容。第一集中維多利加當了位「安樂椅偵探」,無需親自到兇案現場查證,只需聽過刑警所描述的兇案發生經過就能推理出整件事件的真相。這次的推理劇的表現還未算太差,畢竟就算身為觀眾,在得悉女僕是用手槍開鎖以及占卜師是右眼被擊傷而死時,其實也大致猜到了事件的真相,所以維多利加能推理出犯人是誰也未至於太令人驚訝。只不過,維多利加可不像觀眾般憑畫面看到事情的經過,只是單靠刑警的三言兩語就能推理出整件事情的真相,甚至連女僕第一次開槍就是關係到其殺人動機這點也能想到,腦補能力也未免太強了吧?這是個人第一次覺得這套動畫的推理「自說自話」的原因。

至於第二集的推理劇中,這個問題就更加嚴重了。維多利加能推理出眾人從甲板上回來時是進入另一間房間,以及她們所乘搭的遊輪是在重現十年前的Queen Berry號,是靠著油漆的氣味以及葡萄酒的顏色來推斷出來。這段推理犯了兩個毛病,第一就是動畫從來沒有清楚解釋過遊輪的構造,觀眾根本無從得知兩間房間的位置是如此相近,並因此能造到移型換影的詭計。這種情報的隱瞞,對同樣在推理的讀者和觀眾並不公平,這就已經是推理作品的大忌之一了。而另一個毛病,就是油漆的氣味和葡萄酒的顏色這些線索,觀眾根本沒有可能接觸到。如果維多利加不說出她嗅到油漆的氣味,以及打開葡萄酒來查看其顏色的話,觀眾又怎能得知這些線索呢?出現這種憑空而生的「線索」,也是推理作品的另一大忌。而歸納以上兩個問題的根本,就是這些線索均是「作者說了算」,讀者根本無從得知,這就是「自說自話」的問題了。

而除了推理劇外,這部動畫在劇情上也有進展過急的問題。男主角久城一彌和女主角維多利加在第一集中明明只是初相識,但一下子他們就熟稔到久城一彌會去為維多利加向刑警討回應得的報酬,而維多利加又會如此信任久城一彌地和他一起旅行,兩人有著這麼急速的關係發展實在是突兀奇怪。只能說劇情節奏過急這點正是編劇岡田麿里的固有毛病,這季中三套由她擔任系列構成的動畫都犯上這同一個錯誤。還好隨著劇情推移,慢慢對兩位主角多加描述後,這份突兀感才有所減退。

最後,就說說個人對Queen Berry號事件的推理吧-不過嚴格來說這不是推理,而是藉角色的行動來推測出兇手是誰而已。個人認為兇手是那個女貴族,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她每次行動總是快人一步的。在眾人被下藥並困在房間之中時,就是她第一個嘗試去開門。而從往後的劇情發展中,我們也知道那道門是藏著殺人機關的,她這個造法可以視作提醒眾人那道門的存在。而身為兇手的她,當然知道門後藏著機關,所以她在開門時就假裝那道門無法開啟,好讓自己不會誤中機關了。另外,就在眾人從甲板中回到船艙時,她就是第一個指著那個封了塵的房間尖叫的人。既然她是最先到達現場的,那她就是擁有最多機會去進行房間移型換影的把戲的人了。而她那指著假房間尖叫的行為,也是用來把眾人的注意力引導到該房間上的技倆。最後,就在久城一彌和維多利加在走廊中差點中了機關時,女貴族也是在遠方觀察著兩人的。身為兇手的她自然知道船上的機關所在地,所以她就在一旁觀察著維多利加兩人,看她們會否中了那個機關。以上只是我個人的從劇情中所得出的推斷,但動畫的畫面卻給了我更明確的提示-在十年前Queen Berry號的回想畫面中,出現了一個不論是髮色還是瞳孔顏色都和女貴族一樣的女孩,這點就更讓我確信女貴族是十年前的羔羊之一了。

整體而言,這兩集在推理方面的表現未如理想,作為一套以偵探掛帥的作品而言這實在是一大缺憾。不過Queen Berry號事件還未完結,個人希望整件事件能給我一個具說服力的結局吧。


[1]

在圖書館工作,放工時隨便借去小說看,發現原作與動畫版差天共地。起初學園生活一堆劇情都刪了,難怪劇情跳那麼快。

案件雖然大路易估,但高明在劇情演繹上,案件所有線索都由一彌自己發現,只是不明底細,最後由維多利加重整真相。最後學園篇所有案件都與怪談有關,而怪談之所以指一彌是死神又是與本源案件有關。層層入扣,安排意料之外。動畫版將精彩處砍得一乾二淨,搞得如此爛,叫人無言。

其實我懷疑作者創作維多利加是有原型的,有一定推理小說年資的朋友應該不會忘記某位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鄉間老婆婆偵探,維多利加的推理手法與她如出一徹,只是老婆婆沒有智慧之泉這裡金手指www

馮友
[引用] | 作者 馮友 | 19/01/11 7:51 AM | [舉報垃圾留言]

依照你的說法,所以在Queen Berry號事件前,原著中其實曾有一件在學園中發生的案件,而一彌和維多利加在這件事件才相識的吧。那我實在不明白為何動畫不先把這段故事做出來了,把這段刪掉實在令兩人的關係變得非常微妙啊。

>有一定推理小說年資的朋友應該不會忘記某位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鄉間老婆婆偵探
無法子,誰叫其作者也是位前無古人的「偵探小說之后」呢?ww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鏡花先生 | 19/01/11 5:35 PM

[2] Re: 馮友

(舉手)看過那套書了w另外不得不提的是原型其實不是該女作者所出,而是一本短篇集所見,所謂的「安樂椅神探」由該原書所出,後世的婆婆神探,其實可以說是發揚光大呢。

>在圖書館工作,放工時隨便借去小說看,發現原作與動畫版差天共地。起初學園生活一堆劇情都刪了,難怪劇情跳那麼快。
沒記錯的話,原著兩人並非第一次見面,而是在短篇集裡面見面,但動畫應該為了時間原因而無法將這段劇情做出來,因此沒有辦法,只能改編,但蠻為老實說改編得差。

>只不過,雖說櫻庭一樹是以ACG作品起家,但她所寫的小說中獲得較高的評價都是些題材和寫作方式較編向一般小說的作品。
我沒看直木賞兩書,但以個人看櫻庭一樹的觀感來說,GOSICK較為類近一般輕小說的催勢。動畫固然是在推理上表現算差,但整體的情感表達上卻還可以接受,最起碼還能有著原著的神韻;儘管表達久城的性格上的確有點兒誇張,但整體而言算是貼題加上符合原著的性格,作為看過原著的人其實也不算失望了。

Altia
[引用] | 作者 Altia | 19/01/11 2:24 PM | [舉報垃圾留言]

>原型其實不是該女作者所出,而是一本短篇集所見

...維基百科幫助了我揭開迷底w

>原著兩人並非第一次見面,而是在短篇集裡面見面,但動畫應該為了時間原因而無法將這段劇情做出來

那這我就有點不解了,據我所知這套作品的短篇集應該比本篇晚出版。那原作本篇第一集時又是如何演繹兩人的關係呢?動畫不可以跟隨嗎?

>整體的情感表達上卻還可以接受,最起碼還能有著原著的神韻

個人會說動畫在角色描寫方面的表現還不錯吧。像維多利加一時充滿智慧一時又很孩子氣的舉動讓我印象深刻。而一彌剛開始覺得他的反應大得有點造作,但其後遂漸深入描寫他的家世後就有所改變了。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鏡花先生 | 19/01/11 5:42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