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鏡花先生 | 31/08/11, 5:33 PM | 動畫 | (322 Reads)

這三集的劇情仍舊以人物描寫以及鋪陳伏筆為主,在故事上始終還是沒有甚麼較大幅度的發展。雖說單就演出手法以及劇本質素而言的話,近幾集的表現還算是保持到一定的水準;但拜那緩慢的劇情節奏所賜,這幾集的劇情實在是予人一種愈看下去就愈感到無力的感覺-更直接點說的話,就是即使過了整整一集的時間,劇情也還是沒有多少進展,觀眾又難以從劇情中了解到更多作品的設定,讓人有種看完一整集後也沒有多少收穫的感覺。這就難免令人因此而感到空虛,對這樣的劇情感到失望了。

真是段充滿既視感的劇情(茶)

先從第五集的劇情開始說起吧。要說整集中最具看頭的一段劇情,就是蘋果打斷了女王的「生存戰略」後把那頂企鵝帽子丟掉,最後大哥冠葉拚命把帽子拿回來的一段劇情吧。這段劇情的作畫相當不錯,運鏡也充滿動感,其中以冠葉被貨車拖行的一段最具速度感和氣勢,營造出不錯的可看性。只不過,論劇情意義的話,這段劇情的實質作用倒是不大,整集的重點反倒是落在冠葉和他父親的過去上了。

從那段颱風夜中,冠葉和他的父親冒著風雨把生病的陽毬送到醫院的這段經歷,讓冠葉明白到不能坐以待斃,要勇於行動才能守護重要的家人的道理。相信就是因為這段經歷,所以才令冠葉的行動力比晶馬更強,在行動時也有著只要達到保護家人的目的,就不會計較手段正當與否的想法吧。這種不惜一切也要保護家人的想法,正正切合他父親即使冒著大風雨也要把陽毬送到醫院,寧願自己受傷也為冠葉擋下被風吹過來的玻璃等的行動。除此之外,這段經歷也讓我們知道,在冠葉等人還是小孩的時候,高倉一家人的關係理應還是相當良好,應該還未存在像吵著要離婚之類的家庭問題。所以究竟在這之後發生了甚麼事,而會令冠葉等人的家庭產生這麼大的轉變,令他們的父母不會再回家呢?看來這並不是甚麼單純事件,而且被當作成一個重要的伏筆,要留待往後的劇情才會解開了。

至於第六集,劇情的其中一個重點同樣是講述角色的過去,只不過這次的主角是蘋果,而她和家人之間的經歷可不像冠葉般那麼美好了。在蘋果還是小孩的時候,蘋果的姐姐桃果,在蘋果的生日當天死去。這造成了蘋果父母之間的芥蒂-仍舊無法放下桃果的死,對桃果念念不忘的蘋果母親;以及主張放下對桃果的死的傷痛,連帶對桃果的那一份愛一起去愛蘋果的父親。兩人在這點上意見不合,不斷為此而爭吵,也就導致了最終蘋果一家的關係破裂。因此,小時候的蘋果已經下定決心,要令自己變成桃果。而她的實行方法就是完成寫在桃果的日記上的未來-也就是令桂樹愛上自己-認為只要能夠實現書寫在日記上的未來,就能永遠地和最愛的家人在一起了。

從這件事中,我們能夠明白蘋果表面上雖然是個跟蹤狂變態,實質上其實是個相當可悲的人。在小時候決定為了讓家人和好,而讓自己成為桃果的一刻開始,她就已經失去了自我了。她現在一切所做的,只不過是在跟隨那些被書寫在日記上的未來,一切都是桃果的想法,而不是蘋果自己的想法。實際上,我想蘋果根本不是真正喜歡桂樹,她只是為了完成那日記上的未來才這麼努力去讓桂樹愛上自己而已。她真正所愛的,一直以來應該都只有她的家人吧。然而更可悲的是,讓蘋果不惜丟棄了自我,也費盡心思想要去完成的日記內容-讓桂樹最終愛上了蘋果這件事,就算真的達成了,大概也不可能真的改變到她們一家人的關係吧。還是小孩時的蘋果會相信這種東西,還可說是無可厚非;但都長大了還是執迷於此,就實在是太天真了。看過蘋果小時候的悲慘經歷後,也令人無法為此而去責罵她,只是單純覺得她很可憐而已。

而第七集,其劇情則絕對是近三集中最無聊,最沒有內容的一集。這一集的劇情簡單而言,就是看著蘋果如何被一步一步迫入絕路。而最後百合和桂樹宣佈結婚,更可說是把蘋果推入絕望的深淵吧。其實幾集以來,看著蘋果只會幹些跟蹤桂樹之類不切實際的事情,在和桂樹之間的情路也處處遭受百合的挫折,最後會被迫進這樣的困境也是意料中事。但偏偏編劇還要花上整整一集的時間來帶出這種顯而易見的事情,中間還要加入已開始讓人看膩的歌劇式演出,比起搞笑更覺得嘔心的青蛙產卵之類的「搞笑」劇情和演出手法來拖延時間,就更讓人愈看下去愈感到不耐煩了。最後則來了一個原來「M計畫」中的「M」是指maternity的意思,乍看之下相當驚人的所謂「爆點」。但經過這麼多集,想必觀眾都知道寫在日記上的事情,不一定(甚至可說是大部份)都不會真的如字面所寫般實現。況且觀乎前幾集那偏向搞笑風格的劇情,實在令人難以相信下集真的會來一個「去生孩子」之類的十八禁劇情展開,很大機會還是會以搞笑的方式收場吧?結果整整一集大都是些如此無謂的劇情,實在很難不讓觀眾感到失望啊。

這三集中最值得談論的,反倒是關於新登場角色-夏芽真砂子,她的身份以及在她身邊的各種事物,可讓觀眾從中窺探和推測一下「生存戰略」的真相。首先,我們可以得知的是真砂子手上也持有一隻企鵝,而且是和主角等人所持的藍色企鵝不同的黑色企鵝。企鵝顏色上的不同,或許可代表著兩方是處於敵對的關係。不然真砂子也無需處處妨礙冠葉的調查,也不會老是對他嚷著「不快點(把他)擊潰的話…」之類的話了。

如果持有企鵝,是象徵著她也是「生存戰略」這項活動(比賽?)的參加者的話。那我們就可以藉著主角們身邊的事與物,來比照出真砂子身邊的事物的意義了。首先,主角們身邊有一位侵占著陽毬的女王,命令著兩兄弟去奪略「Penguin Drum」。而真砂子方面,身邊則有一位一直通過電話去通話的人物,真砂子也在和她的對話中經常說自己在執行「M計畫」。那麼,究竟那位在電話另一邊的人物,其身份會不會和女王一樣,命令著真砂子去執行「M計畫」,以完成「生存戰略」呢?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桃果的日記確實和「生存戰略」有莫大的關係,只不過主角一邊是桃果的日記和「Penguin Drum」有關,真砂子一邊則是日記上所記述的未來,就是她的部份行動。兩者的影響程度似乎就有不少的分別,但無容置礙的是,桃果的日記對雙方而言也是相當關鍵的東西。

另一樣能夠作為對照的,就是兩方分別持有的,有著科學不能解釋的力量的物品了。主角一方所持有的,是能夠讓陽毬死而復生的企鵝帽。這項東西可視為對主角一方的獎勵,也是令主角等人不得不聽從女王的命令,去完成「生存戰略」的原因。如果同樣的情況也能套用在真砂子身上的話,那麼她手上那一把能消除別人記憶的彈弓,也許也是一件讓她不得不參加「生存戰略」的獎勵道具。以這個方向去作逆向思考的話,難道真紗子曾經遇上了甚麼不得不消除別人的記憶才能解決的事情,讓她必須得到這把彈弓,從而參加了「生存戰略」嗎?

而除了真砂子一方的事物外,大哥冠葉一直在地下鐵內接觸的黑衣人,大概也是和「生存戰略」相關的人物。不然冠葉也不會拿著真紗子從彈弓射出來的球體,去質問對方那是不是他們幹的好事;而看著這件事情經過的真紗子,也不會對黑衣人的存在完全不感到驚訝吧。而從冠葉能屢次從黑衣人手上獲得大量的金錢,而裝著金錢的信封又印著企鵝的標誌來看,黑衣人大概會是「生存戰略」這項活動裡的「工作人員」,而那些金錢則是「參實者」們所能獲得的行動資金吧?不過另一個令人感到疑惑的地方是,那為什麼冠葉從來沒有向晶馬提到過黑亡人的存在呢?難道這又是甚麼不見得光的危險事情?現階段而言,劇情所透露的關於「生存戰略」的設定實在太少,我也難以為此再作甚麼更進一步的推測,只能等待將來劇情的解答了。

最後總結而言,近三集劇情的進展幅度實在較少,劇情缺乏亮點,加上演出手法也漸漸有重複的趨勢,所以其表現就不如前幾集般亮眼了。只能期望那是因為這套動畫是兩季番,所以編劇才會如此氣定神閒地慢慢鋪陳劇情,然後接下來的展開會更為精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