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鏡花先生 | 03/10/11, 4:50 AM | 動畫 | (267 Reads)

情報量非常龐大,同時也充滿超展開的一集。原以為這集的重點就是解釋一下「十六年前的事件」的來龍去脈,以及高倉家與蘋果一家而已。豈料單是劇情講述「十六年前的事件」時,除了解釋了小部份的過去外,卻同時掀起了更多的謎團。除此之外,這集還有陽毬因水晶公主的力量耗盡而再次死去,以及晶馬所說的關於「瑪莉與綿羊」這個意味深長的故事,這些各式各樣的劇情和超展開,也令這集的劇情變得異常豐富。正因這集劇情的情報量是如此龐大,所以接下來分別想談的東西也比較多,故此後段的部份將會加上小標題,希望可讓這篇文章不會顯得太過混亂吧w

十六年前的地下鐵襲擊是由Penguin Force策動

這集劇情首先講述的,是關於「十六年前的事件」的經過。在十六年前,有一個組織對地下鐵施行襲擊,造成了眾多人的死傷,當中疑似包括了蘋果的姐姐桃果(為什麼我會說是疑似?這點待後文再談吧)。高倉兄妹們的父母,也就是劍山和千江美,則是該組織的幹部,因此晶馬認為自己有份害死了桃果。這段劇情包含了很多不同的信息和弦外之音,首先最令我留意的,就是那個恐怖組織的標誌,是第九集於天空之孔分室出現過的「Penguin Force」。在這集開頭中,眞悧拿出了一張照片,照片上是一隊人在南極上的合照,而劍山也身在其中。這隊人叫作「第36次南極環境防衛隊」,所使用的標誌同樣是「Penguin Force」。然後回到十六年前,劍山在上班的工廠中,所出產的貨物均印上了「Penguin Force」的標誌,而接下來準備襲擊的人所穿上的制服和他們搭乘的專車,也同樣印上了「Penguin Force」的標誌,可見兩者很大機會是同一個組織。這樣看來,策劃這次行動的很有可能是一個行為過激的環保組織,大概是希望藉著恐怖活動來喚醒人類對環境的注意吧?

Penguin Force,生存戰略-十六年前的襲擊和「企鵝罐」的關係是…?

不過,那個組織究竟是不是甚麼環保團體,暫時而言還不是最值得探討的地方。最值得留意的是,還是我在上段提到的,它們用上的是曾在天空之孔分室,這個和「企鵝罐」有很大關係的地方出現過的「Penguin Force」作為標誌。十六年前的襲擊中和「企鵝罐」有關係的東西不止於此,像執行襲擊時該組織所使用的暗號,也正正是我們耳熟能詳,經常在水晶公主口中聽到的「生存戰略」了。

以上種種的暗示,皆讓我們知道十六年前的襲擊一定和「企鵝罐」以及爭奪「企鵝罐」的這場活動有一定關係,問題只是在於當中究竟有著怎樣的關係而已。其實我最感到疑惑的,是十六年前的襲擊和「企鵝罐」兩者出現的先後次序-究竟十六年前的襲擊本身就是爭奪「企鵝罐」的這場活動的一部份,還是反過來,爭奪「企鵝罐」這件事,是一場由某人故意將關於那次襲擊的元素套進去,再製作而成的一場「遊戲」呢?

前半段是以很直線的聯想方式而得出的想法,相信也無需作太多的解釋了。我比較想談的,是為什麼我覺得會有後半段的可能性就是了。綜看暫時已知的,與爭奪「企鵝罐」這件事有關的人物,都是和十六年前的襲擊有一定的關係-自稱有著「十六年前的詛咒」的真砂子、姐姐因襲擊而「死」的蘋果,以及父母是襲擊的策劃人的高倉兄妹,她們或多或少的都受到十六年前的襲擊所影響。這樣看來,不就像是有人故意把這班和十六年前的襲擊有關連的人集合起來,再拋進這場眾多元素皆和襲擊有關,並名為奪取「企鵝罐」的遊戲一樣嗎?當然,關於「企鵝罐」,我們未知的東西還有太多,太多超現實元素於其中也讓人難以捉摸它的全貌,所以這個還是想法還是只停留在推測的階段就是了。

Penguin Force與KIGA

在上一集的感想中,我曾提到過我不認為高倉兄妹的父母會和十六年前的襲擊有直接關係,因為他們在往後幾年仍照常地生活,也兩次公然出現在醫院這些公眾場所中,完全不像是逃犯一樣。不過這集劇情讓我知道我猜錯了,事實上高倉劍山是襲擊直接施行者,而劇情似乎也給了我一個解釋,那就是製造那次襲擊的組織在之後並沒有遭到取締,而是由全黑的企鵝標誌,換成了半黑半白的企鵝標誌「KIGA」。

回看第五集和第九集的過去畫面的話,可以看到高倉劍山身上穿著的工作服,都印著「KIGA」和那半黑半白的企鵝標誌。事實上這個標誌不只出現在劍山的工作服上,其他地方像是裝著冠葉從黑衣人手上所得到的金錢的信封,以及真砂子的彈弓所發射的子彈,均有印著那企鵝標誌。可見「KIGA」這個組織現今不但還繼續存在,還有著很龐大的實力。而這個組織沒有遭到取締的原因之一,其中一個最熱門的說法就是該組織很有可能和政府有關。回看第五集冠葉拿錢的地方,是在國會議事堂附近的車站,這似乎就暗示了該組織和政府有一定的關係了。值得留意的是,冠葉隱瞞著晶馬去和「KIGA」的人接觸,正正證明著他所知道的比其他人還要多。而上集中冠葉和真砂子在大屋中所談及的「那裡」,也很大機會就是「KIGA」了。

「是男孩啊。」-不是雙胞胎嗎?

除了十六年前的襲擊這件事情本身外,劇情所講述的這段過去,似乎也包含著很多的暗示和弦外之音。首先讓人在意的,就是劍山在收到醫院通知嬰兒出生的電話時,只說了「出生了的是男孩」,而沒有說是雙胞胎。我姑且當作劍山早在產前檢查時就知道千江美懷的是雙胞胎好了,但就算預知了這種情況,而雙胞胎兩個也確實都是男孩,在電話中沒有提過任何關於「雙胞胎」之類的字眼而只說「男孩」,一般而言這樣的對話還是相當奇怪吧?當然,我會有這樣的懷疑並不單純因為這一段對話。事實是如果千江美只生了一個男孩的話,這就代表了高倉兩吧弟中有一人和家庭內的其他人均沒有血緣關係,而這就可能和往後水晶公主是靠吸收冠葉的性命來續命這事有關係了-同樣地,這點留待後段再談吧。

遺體沒有被找到,也沒有亮相的桃果

十六年前的襲擊的劇情中最明顯的一段暗示,就是桃果很大機會根本未死的這件事了。在桃果的喪禮中,親戚們提到桃果的遺體並沒有被找到,能夠找到的就只有她的日記。在「未看見遺體也不能確定角色死亡」的動漫劇本真理之下,桃果究竟是不是真的死了就已經是大的疑問。而編劇似乎還怕你單憑這點意會不到這個暗示,還故意不讓觀眾看到桃果的樣貌,這根本就是在指明著桃果的真正身份並不簡單吧?

即然桃果的日記會被水晶公主視作為和「企鵝罐」有關的東西,那麼桃果在這場「企鵝罐」的爭奪戰中理應也有著舉足輕重的地方了。我們不能排除桃果可能往後才會正式出場,但現在我有一個大膽的假設-會不會其實桃果就是百合呢?會有這樣的想法,是因為不論是在以往的集數還是今集,桂樹都多次講述過桃果對他而言是多麼的重要。這樣的他,會這麼如此輕易地就愛上別的女人嗎?這不禁讓我覺得,會有可能桂樹是在知道百合的真正身份是桃果,所以才會愛上她的可能性了。不過,這個想法也只是一個的假設而已,暫時也沒有甚麼實質的證據作為證明,我現在也無法說出桃果有甚麼要隱瞞自己真正身份的原因就是了。

力量耗盡的水晶公主,再次死去的陽毬

除了講述十六年前的地下鐵襲擊事件外,這集的另一重點劇情,就是水晶公主因為用盡了所有力量的關係而要消失,失去了企鵝帽的力量的陽毬也因此而再度死去。水晶公主會耗盡力量這點,在前幾集中從來也沒有提起過,所以突然來個這樣的超展開也實在是出乎意料。而這段劇情的最大作用,則是說明了第一集的「生存戰略」中,最後一幕水晶公主捅向冠葉的動作是代表著甚麼意思。雖然水晶公主在這之前的脫衣舉動很引人遐想,但實際上那並不是甚麼性行為之類的東西,而是水晶公主吸取了冠葉的壽命,以此作為交易去延長陽毬的性命。

這時候問題就來了,我們知道幾乎每次水晶公主在「生存戰略」時,晶馬都會因被掉到坑裡而率先離開,這在第一集時也是一樣的,所以第一集最後也只有冠葉能和水晶公主作出那一項的交易。而這集中水晶公主的力量快要用盡時,她也完全沒有要改由晶馬和她作交易的意思,似乎認定了只能吸收冠葉一人的性命。如果晶馬和冠葉兩人皆是陽毬的哥哥的話,那究竟兩人之間有甚麼不同之處,導致只有冠葉能夠讓水晶公主吸取自己的壽命,來延長陽毬的性命呢?這集中水晶公主曾說過,冠葉所擁有的是「鮮紅燃燒著的天蝎靈魂」,或許這就是冠葉的特別之處。但回歸我在上兩段中提到的,劍山在電話中只提到出生的嬰兒是男孩,卻沒有提到有雙胞胎出生,讓人懷疑千江美實質上只生了一個男孩。將這個說法套到這裡的話,就可以產生一個假設:晶馬實際上並非千江美所生,和陽毬是沒有任何血緣關係,而這樣就能解釋到為什麼晶馬不能像冠葉一樣,能將自己的壽命傳給水晶公主了。雖然晶馬自己是認定他和冠葉是在同一日出生的,但從冠葉有私下和「KIGA」這個組織接觸,還對晶馬隱瞞此事這點來看,冠葉應該是知道一些晶馬所不知道的隱情。這讓高倉兄弟之間的關係顯得特殊和神秘,也讓人相信他們中間是另有內情了。

「瑪莉與綿羊」比喻

除了上述的劇情外,這集的另一個重點,就是晶馬看著再次病危的陽毬時,突然壞掉般的喃喃自語,說起了一個關於「瑪莉與綿羊」的故事。先不論晶馬是從何得知這個故事,很明顯地,這個故事是在比喻著在高倉家中所發生過的事。

要嘗試解讀這個故事,就要先從找出故事中各個角色和元素,所代表的人物和東西開始。首先最明顯的,就是瑪莉是兄妹們的父親劍山,而三隻綿羊則是高倉三兄妹,這兩者分別能藉作畫和劇情的表達來確認了。至於那棵瑪莉最愛惜,照耀了他的夢想與愛的蘋果樹,個人認為則是代表著劍山的妻子千江美。既然三兄妹已有著他們的角色,而蘋果樹又是瑪莉最愛惜的東西,那最有可能的人物也只剩千江美吧。而這也是故事的關鍵之處-蘋果樹曾經枯萎,讓瑪莉痛心大哭。這很有可能是比喻著千江美曾一度患上重病,或是陷入了這類的危急狀況,讓劍山非常痛心,想盡辦法想拯救她。

接下來,故事剩下的就是黑免子、女神和火炬的灰燼這三項角色和元素了。首先關於黑免子,這集中眞悧出現的時候,身旁是跟著了兩個拿著盒子的小男孩,而他們頭上也帶著像免耳的頭飾,似乎代表著他們就是所謂的「黑免子」。而水晶公主在用盡力量前,也向晶馬和蘋果提到因為他們失去了企鵝罐,而令世界再次把黑免子召來,可見黑免子確是和企鵝罐有莫大關係。以此為基礎作進一步的推論的話,個人會猜想「火炬的灰燼」就是企鵝罐。在故事中,瑪莉在聽從了黑免子的唆使後,到女神的神廟偷取了灰燼,並用它令蘋果樹重生。將這個故事化作比喻的話,就可能是劍山以往也曾為了救活千江美,受到了眞悧以及其手下唆使,找尋並使用了企鵝罐-就像高倉兄弟也在尋找企鵝罐來救活陽毬一樣。至於「女神」,個人認為並不是在比喻任何人物,而是在代表著在這套動畫不斷被提到的命運。在晶馬的獨白中,他提到「女神」最終在三兄妹中選擇了最弱小的妹妹作為懲罰對象,而顯出懲罰所蘊含的不可理喻性。這不就正正切合了在第一集和今集的開首中,高倉兄弟那段關於命運的獨白嗎?他們討厭所謂的命運,認為神是蠻不講理又殘酷,這正正和晶馬提到「女神」的造法不謀而言。

總結

最後總結而言,這集又是劇情豐富的一集,充滿各種比喻和暗示的情節需要觀眾花不少時間去消化,但相信好此道者的觀眾應該能享受當中的樂趣吧。而就算撇開劇情本身龐大的情報量不談,這集的劇情峰迴路轉,本身也就相當吸引,在音樂和插入曲的加乘之下,水晶公主消失和陽毬之死的兩段劇情也相當動人。最後真悧的登場,也讓人急不及待地想知道劇情的後續發展就是了。總而言之也是出色的一集,期待往後的集數能保持這個勢頭,劇情繼續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