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鏡花先生 | 06/11/11, 1:19 PM | 動畫 | (719 Reads)

經過連續兩集的戰鬥回後,這集戲情回歸以文戲為主,但仍舊有些規模較小的戰鬥,所以中間也夾帶了少量的動作場面。雖然上兩集中各個從者之間的戰鬥,其表現皆相當亮眼,但聖杯戰爭中的戰鬥可不只限於從者之間,這集所講述的正是御主之間的戰鬥-就像切嗣直接向肯尼斯施行攻擊,以及舞彌與綺禮之間的對決。御主之間的戰鬥當然不像從者般,有著華麗的刀劍交鋒,他們的戰鬥是更講求謀略上的運用。就在切嗣以出其不意的方式,直接將肯尼斯身處和佈陣的大樓炸毀時,同時間綺禮也趁機攻擊在旁監視的舞彌,整段戰鬥根本就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最佳體現。突襲與偷襲,這都是御主之間在謀略上的交鋒,正正符合本集的標題「謀略之夜」了。這集的戰鬥,從視覺上而言當然就不像上兩集中英靈之間的戰鬥精彩。但論劇情的細緻度和緊湊度的話,其實也並不完全亞於前者,同樣十分出色就是了。

劇情方面,這集首先講述的是Caster陣營的動向。原來Caster根本不是甚麼Saber控,他只是把Saber誤認為自己以往一直在追隨的聖女貞德而已。但即使Caster的想法已遭到Saber的正面否認,她還直接講述自己的真實身份為亞瑟王,Caster仍舊堅持Saber為貞德的想法,硬是認為對方只是記憶錯亂才會有這樣的回應。除此之外,還自顧自地認為自己已經取得聖杯,所以他那祈求貞德復活的願望才會實現,看起來根本是一副搞不清楚狀況的樣子。嘛,正確點說的話,其實他根本只是在沉醉於自己的幻想之中吧。由此可見,這傢伙不但是個變態,還是個神經錯亂的傢伙,和其他從者相比之下,還真是一點英靈的樣子也沒有啊。不過就這點而言,其實他的御主龍之介也是不遑多讓,畢竟也是個毫不理會聖杯戰爭,只顧陶醉於屠殺小孩的御主就是了。果然在沒有聖物的情況下召喚英靈,就只會召喚到一些和自己的性格相近的奇怪傢伙吧?w與此同時,亦因為兩人毫不顧忌地在聖杯戰爭的戰鬥外使用魔術,令魔術的秘密有暴露於人前的危險的關係,所以他們被教會下達追殺令,要求各個陣營先行討伐他們,接下來Caster想必會和各陣營有一番戰鬥吧。其實最令人好奇的,就是Caster究竟有著怎樣的戰鬥能力。從第二集中他屠殺小孩的表現來看,他應該是能從手上的魔導書中召喚一些東西,然後作出攻擊吧。不過屠殺的畫面因尺度問題而不能在電視上播放的關係(今集中Caster和龍之介殺小孩的畫面也是一樣),所以現在也無法知道實際上Caster是用怎樣的方式去作攻擊就是了,只好期待往後的戰鬥了。

至於Lancer陣營方面,這集則是講述肯尼斯如何徹底地被切嗣婊掉。就在切嗣放火燒肯尼斯居往的大廈,以疏散往客來準備攻擊肯尼斯時,肯尼斯還老神還在,侃侃而談自己在大廈佈下多強大的魔術防禦,認定對方一定無法通過。結果下一秒,切嗣就立即把肯尼斯所佈陣的大廈直接炸掉,多強大的魔術也都直接化為灰燼。因為兩幕之間的反差實在太大的關係,所以我總覺得這段劇情有著莫名的喜感就是了w 其實正如第一集和今集中綺禮所說,切嗣原本就是個擅長透過魔術以外的手段,來暗算魔術師的人。這集的爆炸襲擊,也顯出了他那乾脆俐落,出其不意的行動作風。另外,從第一集的劇情中,肯尼斯認定魔術師的優劣是靠著其家族的歷史背景來決定這點來看,就可知道他是那種最傳統,思想也最保守的魔術師。對肯尼斯這種不懂變通的魔術師而言,切嗣這個「魔術師殺手」可說是其剋星吧。除此之外,這集也講述到Lancer是以特殊的契約方式來成為從者。除了肯尼斯這個手上持有令咒的御主外,在肯尼斯身邊的女人索菈烏同時也是Lancer的御主。換言之,Lancer身上現在有著兩個魔力供給來源,理應會比其他從者有著更強大的戰鬥能力吧,這讓和Lancer的戰鬥顯得更為棘手。當然,這是假設兩人沒有在這集的爆炸中死去,而得出的結論,雖然我不認為虛淵會這麼快就讓他們退場就是了。

最後,則是綺禮和Archer之間的劇情。相信因為上集中時臣對Archer使用令咒,強迫對方退出戰場的關係,所以Archer對時臣應該是更感不滿。從這集他特意去找綺禮,要求綺禮幫他搜集其他陣營的御主想得到聖杯的理由,還說自己對綺禮產生興趣這點來看,看來他是有逐漸向綺禮靠攏的打算,似乎還算是立下了背叛的時臣的伏筆?畢竟Archer不但對時臣對他使用令咒這點感到不滿,還對時臣希望獲得聖杯的原因是為了達到根源這點而嗤之以鼻。從其他陣營的表現來看,能夠合作無間的御主和從者,都是對「如何使用聖杯」這點有相同理念才對(就像是Saber陣容)。在這根本的問題上,御主和從者之間已經無法取得共識,再加上Archer那自大的性格,很難想像時臣和Archer往後還能有甚麼良好的合作就是了。至於綺禮,正如第一集中切嗣所立下的評價,他是個無慾無求的人,甚至連愉悅的感情也沒有。他對聖杯沒有興趣,整場聖杯戰爭中唯一令他在意的,就只有切嗣這個人想得到聖杯的原因,和他所追求的是甚麼而已。但這樣的綺禮,往後會不會被Archer所影響,則是接下來劇情的發展重點吧。

最後總結而言,這集屬於過渡回,劇情以鋪陳伏筆為主,就只有少量的戰鬥橋段。劇情的節奏也因此再次緩慢起來,也回歸頭兩集那以角色間的對話為主的劇情模式。只能說,這種著重角色間的對話,藉此勾勒出角色思想的描寫手法,才是虛淵玄的風格所在。而即使劇情以對話為主,但內容依然相當豐富,所以表現也是令人相當滿意就是了。接下來,就期待Caster和各從者之間的戰鬥吧。


[1]

>除了肯尼斯這個手上持有令咒的御主外,在肯尼斯身邊的女人索菈烏同時也是Lancer的御主。換言之,Lancer身上現在有著兩個魔力供給來源

>是肯尼斯持有令咒 索菈烏來提供魔力,肯尼斯沒有提供魔力給予Lancer.
肯尼斯能夠將魔力專主用在魔法上,唔需要提供任何魔力比Lancer.這才是索菈烏說的肯尼斯比其他御主的優勢.


[引用] | 作者 aya康 | 06/11/11 6:54 PM | [舉報垃圾留言]

原來如此,因為在原先的設定中,御主之所以能對從者使用令咒,是因為他是從者的魔力供給源。所以我才想,既然肯定尼斯能使用令咒,就應該也有供給魔力才對就是了...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鏡花先生 | 07/11/11 11:30 AM